一架波音客机在土耳其坠毁 无人伤亡
来源:一架波音客机在土耳其坠毁 无人伤亡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0:59:59
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郝柏村在《回忆录》自序中说,他所参与过的保台战役,绝非是为了台湾“独立”,保台反“独”是他的终身目标,和平、民主、均富、统一是挡不住的历史巨流。最令他忧心的是,台湾人不认同中华民族,必将带来无穷灾害。

“我反对台独,但不反对‘台独’公投,但你们敢吗?”郝柏村问道,如果不敢,就证明一切“台独”理论和主张,都是骗取善良台湾人民的选票而已,“‘台独’就是骗局”。

1999年4月4日,在阔别家乡盐城61年后,无官一身轻的郝柏村与夫人郭婉华带领儿孙、亲友50多人首次返乡祭祖。一个甲子的光阴,飘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归来。在父母坟前,郝柏村长跪不起,泪流满面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一个人戴着口罩,人们亲吻拥抱一如往常。

郝柏村学的是炮兵专业,毕业后来到重炮部队。相对于直接与日军搏杀的步兵,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炮兵不在第一线,这或许也是郝柏村没有殉国的原因。不过也有惊险时,1938年底日军攻陷广州。在撤军的过程中,郝柏村所乘的车辆遭日本军机扫射,身边的驾驶员当场牺牲,他也满头是血。伤愈之后,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直到75年后,他在医院体检时才发现,头骨上竟然还嵌着一枚金属弹片。

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、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

到了1958年解放军炮击金门之时,郝柏村已升为师长,就在小金门前线。后来面对“台独”势力称金门炮战“与台湾民众无关”时,他说,麾下十分之一士兵是台湾人。

郝柏村因坚决反对“两国论”,被台湾舆论誉为“反独大将”。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上台后,他婉拒“资政”一职,要求当局承认“九二共识”。离任公职后,郝柏村曾返回盐城老家探亲祭祖,并多次重返战场遗址。3月26日,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,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。

“台湾人无论血统、语言、文字、风俗习惯,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,孔庙、关公及妈姐,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,亦如大陆各民族。”他在书中写道。